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UL] [無CP] 尼可拉斯






尼可拉斯


*阿貝爾生日賀文



金髮少年睜開眼睛時,有一陣不適的暈眩感。

或許是因為他記得自己其實……被父親和哥哥殺死了,又或許是因為,眼前是一片無盡的漆黑,除了遠方跳動的火焰以外,少年看不見任何東西。

那團跳動的火光越來越近,移動到少年眼前時,他才看清那是一張帶著微笑,看起來卻有些奇妙,像是人偶般毫無生氣的臉,臉上有一枚刺青似的花紋,裝扮像是一名魔術師的男子,正微笑地看著自己。

「尼可拉斯‧道恩贊多?」

來不及去思考自己目前的處境,少年茫然地看著男子的臉,點了點頭。

男子從容地朝他躬身,伸出單手做了個「請跟我來」的手勢。

「聖女大人在等著您。」

穿過周圍堆滿骷髏頭的長廊,少年模糊地思索著,自己是否來到了地獄這樣的問題,剛才自己是踏出了棺材嗎?好像不是,甚至說一恢復意識就已經被帶到這裡了。

長廊的盡頭是一個廳堂,潮濕的感覺讓少年感覺自己似乎身處地下冥府,但身為劍聖之子,至少還是具備的勇氣讓他抬頭挺胸,仰視著魔術師領他去見的人。

「聖女大人,我把他帶來了。」

說完之後,魔術師便退到一旁,高高坐著的「聖女大人」,則用一種詭異的姿勢,俯視著尼可拉斯,與其說是俯視,不如說是感應到了他的到來,因為那位「聖女大人」其實是一具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髏,在骷髏的面部,飄著一團燐光,像鬼火一樣冷冷地在陰寒的地下閃爍著。

「呃……那個……」

「如果給你復活的機會,願意為我效力嗎?」戴著王冠的骷髏說話了,不知是從哪裡發出的沙啞聲音,姑且稱為「她」吧,不等尼可拉斯發問,又接著冷冰冰地說下去。

「我正在聚集對人世心結未了、抱憾而逝的具有能力的人們,集結完畢之後,就讓你們回到人間。」

問題是,「復活」和「回到人間」,好像不是同一個概念啊?

尼可拉斯瞇起眼睛,感到骷髏話中的一絲不懷好意。

「如果我加入了,會發生什麼事?」

「我會取走你的記憶和部分力量,你必須和我的手下一起持續戰鬥,等到記憶和力量逐步恢復之後,就是你回到人間的日子。」

越聽越可疑了啊,少年苦笑,搖了搖頭。

「我不覺得自己是你們要找的人,說能力嘛,我稱不上是什麼強者,至於……」

「你也抱有遺憾不是嗎?」

骷髏空洞的雙眼注視著他,「在我所組織的亡者軍團中,有機會見到你所想見的人。」

少年眨了眨天藍色的雙眼,不自覺按住了心口,在微弱的燐光下才發現自己還穿著傷痕累累的皮鎧,血跡與劍刃刺穿的孔洞還像剛剛才發生過的一樣,摸到身上那些傷口,少年餘悸猶存。

哥哥。

一起練劍成長的童年和少年時代,尼可拉斯再清楚不過,哥哥比誰都喜歡劍術,也比誰都認真在鑽研劍術、鍛鍊自己,比起尚未發育完全的尼可拉斯,哥哥已經具備劍聖繼承人的實力,總是不斷用煩人的方式鼓勵著偶爾會懶於練劍的尼可拉斯,告訴他世界上有些榮耀必須靠自己的劍去搏取、有些願望只有靠揮劍戰鬥才能實現。

能和這樣的哥哥比試,他很榮幸。

「到時候,一起闖蕩天涯吧!反正老爸還在,我們就稍微去闖個幾年再帶著榮耀回家吧!」

這樣的哥哥卻被父親所迫,殺了自己。

「我的哥哥,阿貝爾……他也會來到這裡嗎?」

骷髏側了側頭,似乎在思考著,然後攤開只剩骨頭的雙手。

「他也是我所欲招攬的一員,不過目前尚未來到這裡。」

哥哥很強大,殺了自己以後一定能活得很久,只是強大的哥哥在臨終前也會有遺憾嗎?會想起他無力反抗父親之下失手殺了的自己嗎?

尼可拉斯搖頭,退後一步,仰視著骷髏。

「所以哥哥現在還活著?那樣就好了,如果過了很久才來到這裡,那他的遺憾一定也與我無關,一定已經放下這件事了。」

骷髏的聲音空洞地響起,只能從手勢看出,她似乎有些失望。

「看來,你沒有什麼遺憾了,即使見到你的兄長,你也沒有向他復仇的念頭。」

「我想是的。」

骷髏的頭轉向一直站在門口,一語不發的魔術師。

「帶他出去。」

少年不置可否地,聳聳肩,隨著魔術師走出大廳。



「真是遺憾呢!」重新踏上那道陰暗潮濕的長廊,走在前面的魔術師突然開口。

「你說什麼?」

「如果加入聖女大人的軍隊,就能見到您的兄長,好好一訴離別之意了不是嗎?」

「我並不期望無止盡的戰鬥,而且如果和哥哥重聚了,必定會面臨回到人世後再次的別離,人總是得真正地死去的。」

「是這樣嗎?」

「如果有一天,哥哥來到這裡的話,那表示他有了其他無法放下的遺憾,哥哥是我見過最喜歡並能享受戰鬥的人了,那個笨蛋哥哥聽到你們的要求,一定會什麼也不想就一口答應吧,到了那時,如果看到我在這裡,他一定會重新想起父親做過的事而痛苦,但要是沒見到我,知道我已經安息了,那麼他對殺了我這件事一定也能放下了。」

「是這樣沒錯,我即將引渡您的魂魄前往真正的冥府。」

「你們果然是非法攔截啊。」少年笑了笑,看見自己來處,一團微弱的、與骷髏頭上的燐火不同的光線,知道那裡就是自己該前往的地方。

踏進那團光源前,尼可拉斯停下腳步,對魔術師開口。

「我的笨蛋哥哥要是有一天,真的來到這裡的話,幫我帶句話給他吧?」

看著魔術師點頭,朝他脫帽躬身,少年笑了開來,身上染血的皮鎧也逐漸消失,幻化成一團光影,包裹著少年的魂魄,那是即將踏上冥府的人的姿態。

身影消失前,少年說了一句話,為了慎重起見,他又再說了一次。直到魔術師目送著他的靈魂消失在空間裡。

「謹遵吩咐。」

魔術師喃喃答道,重新戴好了帽子



Fi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