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アイナナ】[89] 《きっとこれが運命なんだと》試閱

[89]《きっとこれが運命なんだと》試閱



※自我流設定很多
※試閱僅是各章片段,實際上不一定是連貫的段落





楔子

「承蒙您的心意,可是……對不起。」
八乙女樂覺得自己大概會永遠記得那個下午。或許是連日工作壓力太大,難得有寶貴的休息,又在電視台遇到了喜歡許久的人,一時腦熱就約了她出去吃飯。
在電視台附近太過顯眼了,但紡待會還要工作,最後他們還是去了樂的外公家經營的蕎麥麵店,接著經過附近一間小小的神社,紡說想進去看看。
翠綠樹蔭溫柔地垂落,靜謐的拜殿前,認真又美麗的女孩,垂著頭祈禱。
許完願睜開眼睛,兩人四目相對,紡朝樂有點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
樂忍不住就把累積在心底的話語和盤托出。
那是個很適合告白的場景,無人打擾,他和紡彼此之間互有好感,這是毋庸置疑的。
你也該告白了吧,我們經紀人或許也在等你開口。樂的損友兼紡所負責的團體IDOLiSH7的隊長二階堂大和曾在一次酒聚時對他說。
然而紡看著他,緊張得雙頰通紅,嘴唇動了動,接著退後兩步,朝樂深深一鞠躬。
「樂先生一直對我很溫柔,我也因此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我總是疑惑,這份心情難道是我一個人的錯覺嗎?謝謝您終於告訴我,這不是錯覺。」
紡抬起頭來,咬著唇眼神堅定,「只是,我恐怕無法回應您的心意。或許這樣說有點厚臉皮,但我還想陪著IDOLiSH7走下去,暫時還沒辦法分心思考其他事情。所以,真的非常抱歉。」
後來樂想,紡在神社裡祈求的,或許也是IDOLiSH7接下來諸事順利吧。
吸引了自己的,正是紡與IDOLiSH7一路走來,始終散發光芒的這份堅強與溫柔。他又怎麼能用自己的私心奪走紡的夢想呢?

「然後呢,樂決定放棄了嗎?」
龍之介關心地問,一邊幫樂斟滿面前的酒杯,由於已經喝得半醉,還灑了一半出來。
「我……我……」樂也抖著手去抓酒杯,再誇張地與龍之介手中的酒杯對碰,「我說會等她。」
說完仰頭一乾,這過程又灑出不少酒。
「樂──你太帥了!」不知是感動還是表達安慰,龍之介撲過來抱住他,碰倒了還剩三分之一瓶的酒。
在酒即將灑出來時,及時伸來一隻手將酒瓶扶穩,放到安全的另一端。
「早知道就不該答應陪酒品不好的醉鬼喝酒。」手的主人嘆了口氣,幫自己的杯子補充蘋果汁。
「天……天也好帥哦!」
「你這傢伙不是成年了嗎?陪我一起喝啊!」
為了擺脫龍之介和樂的左右夾擊,天爬上沙發,冷眼看著酒後失態令人困擾的大人們,忽然淡淡地說:
「太纏人了,會讓女孩子困擾哦。」
「……」樂恍惚地停頓了數秒,「我對紡是真心的。」
「你說八百遍了。」天再度嘆了口氣,「小鳥遊小姐沒有開口要你等,就是不想讓你抱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將來即使你們其中一個人改變心意,你們的關係也還能像以前一樣。但樂這樣講,等於要求她為你單方面的等待負責,反而帶給小鳥遊小姐壓力。」
樂瞪著有些發紅的雙眼,看起來有點委屈,「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就把這份感情放在心裡,像平常一樣和她相處,要是她也喜歡上你那一天到來,再告訴她一次,你的心意從來沒有改變過。」
……天,謝謝你。」樂轉頭看著天,眼神有點濕潤。
天望著自家隊長恍然大悟的表情,有種不妙的預感。
……很熱,走開,樂!」面對爬上沙發來了一個窒息式的熊抱便直接醉倒在自己身上的樂,天無奈地掙扎著,「幫我把樂弄走,龍,你哭什麼!」
「因為天太帥了嗚嗚嗚嗚!」

清晨時八乙女樂朦朦朧朧地醒來,發現自己穿著乾淨的睡衣躺在龍之介床上,一旁躺著熟睡的龍之介。
天呢?……到隔壁去睡了嗎?
以前天很少參加TRIGGER三個人的聚會,理由是未成年的自己總要負責照顧醉倒的兩個大人,從換睡衣到洗澡一手包辦,還兼整理杯盤狼藉的環境。
而天成年後,應酬需要時自然完美配合,偶爾也會陪他們喝一點,但從來沒有喝醉過。
昨晚因為衝動告白被拒絕而拉著天來到龍之介家喝酒,自己中途開始到底說了什麼,又是什麼時候失去意識的,樂也不太確定,依龍之介平常的表現,大概也是以醉倒告終。
又是天照顧了他們一個晚上嗎?
樂皺起眉頭仔細回憶,但被酒精麻痺的大腦尚未恢復運轉,只隱約記得自己醉倒之後,天和龍又在旁邊聊了一段時間,龍的語氣聽起來很擔心,天則是一如往常淡淡涼涼的語氣,樂卻隱約記得那是一個他們不會在自己面前談的話題,而他有點在意天的回答。
然而,絞盡腦汁也想不起昨晚天說了什麼,彷彿只是忘記了夢中一段無足輕重的細節。



1.



天拿到劇本後又跟姉鷺確認了其他事情,離開事務所時發現樂開著車在樓下等他。
「陪我一下吧。」樂的邀約總是用命令句代替詢問,但看樂的樣子多半是劇本的事,天毫不猶豫地上了車,「好啊,樂請客的話。」
樂帶天去的是一家高級飯店內,隱密性很高的餐廳,據說甜點很有名,主廚曾在米其林三星餐廳工作,天也在雜誌上看過。
窗邊的座位能俯瞰東京的夜景,點完餐後,天笑著揶揄:「樂居然也知道這種店,想必本來是想約某人來的吧。」
看見樂吃鱉的表情,天心情很愉快地拍了張照,不知是發到社群網站還是傳給了某個人。
「跟你弟感情變好啦。」樂不甘示弱地反擊,天愣了愣,才低聲說,「就是同齡偶像間普通的交流而已。」
「七瀨可是很想跟你好好相處的,每次遇到IDOLiSH7,他都開心得很。」
「你也開心得很啊。」天意有所指地挑眉,又很快地問:「所以那個劇本,有什麼問題?」
「沒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我。」樂說了個導演的名字,「我怕我不適合。」
那是業內頻頻得獎的名導演,能被指名合作本身就是一種肯定,天睜大眼睛,許久才正色說,「害怕挑戰嗎?這實在不像你會說的話。」
再說社長都同意了,也不可能是形象問題。的確這些年來TRIGGER三人接下的電視劇角色形象有點一成不變,不說粉絲會膩,他們也都渴求有所突破,因此天才主動找姉鷺要求試鏡風格不同於以往的劇本。
樂沉默一陣,拿出手機搜尋了幾個關鍵字,遞到天面前。
天認真地瀏覽一番,也露出微妙的表情,「你?」
「喂,別笑,我……我果然不適合吧。」
「樂你知道BL是什麼嗎?」
「……查了才知道的,是說誰會知道啊!」
「等等,如果是被掰彎這個說不定可以。」
「是這個角色沒錯,但還是有點奇怪吧……我看起來給人那種感覺嗎?」
「樂,難道你平常就是無所不能、多金又專情的霸道總裁了嗎?」
「至少還蠻專情的吧……」
天捂著嘴繼續低頭看手機,但顫抖的肩膀出賣了他正在忍笑。
這時兩人的餐點送了上來,天拿起刀叉,終於正色起來。
「與其說適不適合,只是看演員願不願意設身處地去揣摩角色而已。」天說,「我為了前幾年的夏季檔去學小提琴時你們可沒說我不適合。」
「那是因為你這傢伙本來就很適合演那種學古典音樂的高貴王子啊……」
「那,如果是連續殺人犯呢?」天抬眼有些挑釁地看著樂。
「這……你的話感覺是那種不動聲色之間殺掉好幾個人,完美地栽贓給別人還逍遙法外的那種智慧型犯罪者。」
「謝謝你啊。」
找上樂的劇本原著是一部人氣極高的漫畫,故事橫跨了十年,描寫校園中原本是異性戀的主角發現喜歡同性好友暗戀自己,直到出了社會之後面對成長帶來的種種磨難,在兩人之間醞釀出似是而非的戀情與心理糾結。雖然歸類於BL漫畫,但無論作者的定位或劇情本身都被認為有別於一般商業BL作品,這或許也是導演挑上它的理由。
「樂,不要擔心,我看了幾頁試閱,我想導演挑你的理由可能只是因為你帥。」
「你……怎麼跟龍說的一樣。」樂看起來更加苦惱了。
事實上,今天下午龍之介說的是:「哇,看起來很帥很適合樂啊,樂一定能完美演出沒問題的!」
而樂也向損友二階堂大和在沒說出劇名的前提下隱約詢問過對方的看法,大和則在眼鏡後露出邪惡的閃光:「正好你被經紀人甩了,乾脆開啟新世界的大門吧!」
會找天討論,除了因為天總能秉持專業客觀的眼光給出最準確的意見之外,也因為樂隱約覺得,他們所接的工作不只代表個人,也與TRIGGER緊密相關。所以做出任何與TRIGGER相關的決定前,樂都想讓天和龍之介第一個知道。
因為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吧。樂想。

餐後甜點送了上來,天的甜點上面裝飾著飽滿的新鮮草莓,還用焦糖和薄荷葉在盤子上繪出可愛的圖案。天也輕輕哇了一聲,對著盤子按下手機快門。
「當成挑戰也不錯吧,可以試著吸引新的粉絲,而且還能磨練演技。」天叉起草莓,故意在樂面前晃來晃去,最後才用草莓對著樂的鼻尖:「某人不是總說,自己不只有臉帥這個優點嗎?」
樂下意識地把臉湊上前,要直接咬走天遞過來的草莓,天皺著眉頭收回叉子,彷彿要吊他胃口一樣嫌棄地拿過樂的叉子來把草莓叉走,「用自己的叉子。」
「那你就不要引誘我啊。」樂抱怨道,還是乖乖用自己的叉子把草莓吃掉,只見天托腮看著自己,表情無比認真。
「試試看吧,樂。」
「嗯。」




2.
  
真令人生氣。樂咬牙想著。
天順利通過試鏡,接下了他想轉型嘗試的電視劇。姉鷺通知他們時還得意地說,因為天是偶像,年紀又比劇本設定的角色還小,導演一開始也不看好,通過事務所的人脈才勉強拿到試鏡機會,沒想到天一開口就讓在場所有人驚豔不已,導演當下立刻在心裡決定這個角色屬於九条天。
天的拍攝檔期比樂的電影還早開始,連樂都因為行程滿檔而無法順利學會所有舞步,天卻能做到一次不落,熟練度甚至不輸參與編舞的龍之介,私底下花了多少時間精力可想而知。
於是上午練習時,樂出於好意叫天別太拚命,離巡迴開始還有好幾個月,可別把身體搞壞。然而天不但不領情,還狠狠奚落了他一頓,最後還說了類似「反正樂不會懂也不用懂」的話,讓樂又生氣又困惑。
正因為是同伴我才擔心你啊,臭小鬼。
樂一邊和龍之介吐苦水,一邊生氣地吃完遲來的午餐,等龍之介趕去個人的工作之後,樂原本猶豫要不要提早回家鑽研劇本,他甚至請姉鷺幫忙買了參考書籍。但轉念一想,還是不由自主地來到了練習室。
反正天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在他趕進度的時候練點別的或是休息,非得每次都搞得像彩排似的,那自己就來惡補好了。
動作也都記住了,只差練習而已。樂推開練習室的門,卻愣在那裡。
天大字形仰躺在光滑的木質地板上,抬手遮住眼睛,音樂仍流洩著,關了一半的燈在天纖細而骨節分明的身軀上投下陰影。
剛出道時十六歲的天尚未完全長開,和他和龍站在一起就顯得嬌小單薄,能獲得壓倒性的人氣完全靠個人魅力。如今已經成年的天,身高沒增加多少,身形依然纖細修長,不帶多餘肌肉或贅肉,穿著練習服甚至還像個高中生。即使知道天有多麼厲害,有時候樂仍會有種眼前的少年虛幻又脆弱,彷彿一折就斷的錯覺。
「天,你還在練習?」樂驚訝地問。
天仍維持遮著眼睛的動作,看起來像是睡著了,於是樂走進練習室,脫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天身上,「真是的,居然躺在這裡睡著,感冒了怎麼辦啊。」
「樂,不要說話。」
「……沒睡著啊。」樂乾脆在天身邊坐下來,手上提著的袋子咚一聲敲在地板上。
天嘆了口氣,終於把手從臉上拿下來,無奈地看了他一眼。
「吵到你了?你又沒在練習。」
天練習的時候專注力驚人,對一切鉅細靡遺要求完美,也特別容易發火,起初樂沒少因此和天吵架,但一起度過無數輝煌時刻或低潮谷底,樂漸漸也覺得,能維持這份嚴格,從不動搖的天格外令人尊敬。
天還是沒有動,「等下重播到副歌前四小節時你跟著唱一下,配合舞蹈動作跳看看。」
樂照辦了。
「不順對吧?」
「你說得對。」樂點頭,「啊,那得和龍說一聲。」
「還有間奏SOLO完合起來那段,考慮到我們三個的站位,動作應該大一點。」天說得很快,彷彿思考已久,「最後一段跟Leopard eyes有點像,既然是新歌,可以採用更大膽的舞步吧。」
「天……」
樂想說的是,沒在練習的時候,你也一直思考著舞台上的事啊。
「五週年只有一次。」天輕聲說,「我不想留下任何遺憾。」
「還有六週年、十週年、二十週年。」樂伸手亂揉天的頭髮,「我們的CENTER要是在那之前就倒下了,不是很令人困擾嗎?」
「只要還有人需要九条天,我就不會倒下的。」
「粉絲可不需要逞強的九条天,別把自己想得太無所不能了。」
「我可是TRIGGER的九条天啊。」雖然遮住眼睛,樂還是看見天的嘴角帶起理所當然的微笑,「你們應該最清楚才對。」
樂咬牙瞪著天好一會,不知怎地每次聽見天說起粉絲時,自己總有些火大,但天一講到TRIGGER,那股莫名的焦躁就漸漸平息。
「和你們一起的每一場表演,我都想呈現出最完美的姿態。和你們一起站在舞台頂端,沐浴在燈光和歡呼中,因為那是無可取代的瞬間。」
「是啊,你一直都是最棒的。」聽著天坦率的描述,樂也咧嘴微笑起來,「會很完美的。」
「很有自信嘛。」天小聲說了一句,翻身坐起來,視線卻被樂手邊的紙袋吸引。
「書店的袋子?你買了什麼?」
「請姉鷺去買的,就是那部電影的原作。」
也就是BL漫畫啊。天露出若有似無的笑意,看了樂一眼,「差不多要開拍了吧?角色揣摩得如何了?」
「這……我看了好幾次劇本,還是不太明白,所以想看看原著有沒有更多線索。」樂有些不好意思地粗聲說,「當然,只是有點疑惑而已。」
「我知道,我們家的樂最敬業了,才不是在緊張呢。」天煞有介事地摸摸樂的頭,「哪裡不太明白?」
「你會知道嗎?」樂咕噥著,仍然敘述了起來,「橘……我要演的角色喜歡上主角的瞬間,是無意間聽到主角跟他的……呃同類好友的對話。」
說著樂從紙袋裡找出那一集,翻給天看。
兩人並排靠牆坐著,天接過漫畫,「不知道為什麼橘會因為芹澤的話心動?」
「對……芹澤的回答很普通不是嗎?他朋友說想轉世成女孩子,我反而比較……感動,對吧?因為喜歡的男人喜歡女人,所以願意轉世成女人什麼的。但芹澤又不想,而且橘也不愛男人。」
天單手托腮,凝視著樂。
「如果樂從來就不是偶像,只是普通蕎麥麵店員的話就能得到小鳥遊小姐的心,但就再也不是小鳥遊小姐喜歡的TRIGGER的八乙女樂了,你要嗎?」
樂認真地想了許久,「那兩種喜歡……是不一樣的吧?」
「是。芹澤喜歡橘,是因為兩人在棒球社搭檔了三年累積下來的情感,如果自己是女孩子,固然可能像一般情侶一樣交往戀愛,但也就意味著和橘那些並肩作戰的記憶,再也無緣經歷了。」天把臉靠在膝蓋上,淡淡地說,「所以比起尋常又膚淺的戀愛,他選擇即使肩膀可能壞掉也要在高中最後一個夏天徹底燃燒,為了守護他們之間最後也最輝煌的記憶。那是只要一個人就能完成的永遠的戀情。」
「就像……如果龍變成女人,我說不定會喜歡那傢伙,但就不能一起站在舞台上了。」樂恍然大悟,拍了一下手掌。
「不要對龍產生奇怪的妄想好嗎?」
「只是舉例嘛。……所以我就對寧可不能跟我在一起,也要跟我一起唱歌的龍感動了!」
「你硬要用這個比喻的話,差不多是那樣沒錯……」天把臉埋進膝蓋,抖著肩膀像在忍笑。
「喂,不准想像!」
「恭喜你好像懂了,小貓咪。」
「誰是貓啊!」樂默默把漫畫收好,「謝啦,我回去再想一下。」
「不是來練舞嗎?還沒練就要走了?」天看他一眼,逕自起身拎起包包,「我走了。」
練習室的門輕輕關上,樂愣了一下。
平時的天一定會說,為了練習舞步的契合度,他也留下來一起練習。至少樂已經做好接受天的魔鬼訓練的心理準備。
拿起漫畫準備裝回紙袋裡時,樂忽然想到,剛才天和他分析角色時對劇情相當熟悉,但天不可能看到劇本,那次他跟天說起這份工作時天似乎也沒聽過這部漫畫。
謝啦……。逕自想像著天特地去買這部漫畫,邊看邊嘲笑「樂哪有這麼帥」的樣子,樂的胸口不自覺湧上一股熱流。
要是天來演芹澤,說不定自己就不用如此忐忑不安了。
看著天離去的方向,樂忽然這麼想。

天背著包包,戴著口罩和墨鏡走過街角。
遠方大樓的電子看板映著TRIGGER最新的代言廣告,一抬起頭就和樂的特寫對個正著。
今年也蟬聯最想被擁抱的男人第一名,第一次見面時就知道這個人會讓全日本陷入瘋狂。
不曾跌倒因此完好如初的傲氣,未曾蒙上陰影所以打從心底理所當然的自信。刺眼卻也無法移開視線。
天抬頭凝視,直到下一支廣告,他才繼續低頭前進。
一地金黃的銀杏,秋天來了。
離他們三人初次見面的那日,離他們一起愛上TRIGGER的那個命運般的夜晚,越來越近了。
  

4.




拍攝在晚上結束,天果然也快速收拾東西說要先走,樂和龍之介互看一眼,很自然地向天道別之後,樂便若無其事地跟在天後面離開了攝影棚。
天走了一小段路。即便是每個人都開始穿起風衣和圍巾的深秋,天仍然戴著墨鏡和帽子,樂用圍巾稍微遮住臉,戴起帽子,始終跟天保持幾公尺的距離。
周圍開始出現像是住宅的建築,沒有東京鬧區的喧嘩,反而多了幾分生活的氣息,有點像樂母親老家附近的氛圍。
天穿過一條窄巷後,眼前是一段上坡道,上方是寧靜的住宅群,此時已經過了上班族回家的尖峰時間,路上人影稀疏,天站在坡道下的路燈旁等了一陣子。
樂停在不遠處,疑惑天在這裡做什麼。不會真的是幽會吧?這裡可是戶外!
當樂胡思亂想時,天忽然蹲下身,好像從包包裡拿出了什麼。
樂稍微走近幾步,藉著販賣機隱藏身形,看見天面前有一隻小貓,而天拿出來的好像是……罐頭。
等小貓吃完,天又謹慎地拿出塑膠袋把罐頭收好。吃飽的小貓躺在地上翻出肚皮,天似乎很開心,一面輕聲對小貓說話,一面撫摸著牠的肚子。
路燈下蹲在小貓面前,溫柔地摸著牠的天讓樂想起百前輩有時會上傳的照片,天好像常常和百前輩去有很多貓的咖啡廳,在公開資料裡也說喜歡的動物是貓,就連跟他鬥嘴時都要用貓來比喻,甚至跑到這種地方來餵貓,看來天真的很喜歡貓。
樂想了想,從販賣機後面走出來,不料小貓聽見樂的腳步聲,嚇得喵了一聲,從天手掌下彈起來,翻身逃進路邊的車底,很快就不見蹤影。
天壓低帽沿,用圍巾遮住下半張臉,才提著塑膠袋站起來,回頭見到是樂,雖然隔著墨鏡和圍巾,天看起來還是很驚訝。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才要問你,原來你最近先走都是繞到這裡來餵貓?」
「別在這裡逗留,你有開車吧?」天問。
「……留在攝影棚那邊了。」
「…………」
兩人一前一後地在冰涼的空氣中走回樂停車的地方,直到進了樂的車,從出風口吹出來的暖氣讓身體暖起來後,樂才再度看向天。
「沒想到啊,這時不說專業意識了嗎。」
「……我變裝了,而且那個社區住的主要是高齡長者,那種光線下不可能被認出來的。」天看著車窗外,淡淡地回答。
「既然喜歡,怎麼不帶回家養?」九条不至於連這個也管吧?
天沒回答,歪著頭看向窗外燈影閃爍的都市夜景。
樂偏頭看了他的側臉一眼,又是那種彷彿快要消失的感覺。
「你也不是每天都有空去那裡,這樣那貓不是很可憐嗎?」
天又沉默了一會,直到車子又開過一個紅綠燈才開口。
「陸也很喜歡貓。以前他常去的醫院附近也有幾隻流浪貓,但陸不能靠近,所以就由我負責餵,而陸可以透過病房的窗戶看到我們。」
「又是七瀨啊。他現在應該可以了吧。」
「不行。」天斬釘截鐵地說,「因為陸不斷出院又入院,每次去醫院附近的貓都會少掉幾隻,雖然也有新的孩子出現,但陸總是很難過,一直說要是他身體沒問題,我們就能把牠們養在家裡了。」
樂握著方向盤,想像起小小的天抱著罐頭被貓群圍繞的樣子。
「所以你看到流浪貓就會想到七瀨,無法放著不管,對吧?」
天有些驚訝地偏頭看他一眼。
「我還要工作,就算養了也沒辦法陪牠,這樣太可憐了。」
樂不太懂貓,但他卻藉著這幾年的相處瞭解了天言不由衷的規則,該說真心話的時候用事不關己或無情的語氣偽裝真正想傳達的想法,越是與天本身的情感有關,就越是閃躲。
紡有一次和他說過:「九条先生雖然嚴謹,卻很重感情,容易想很多呢。」
樂想了想,最終想起的是上次和IDOLiSH7Re:vale的合作,他當時因為和紡有了聊天的契機而振奮不已,但也始終記得天因為這件事和紡與和泉弟頻繁地訊息往來,主旨大概是:七瀨的服裝不能是那種絨毛材質。
樂有些尷尬地想起當時自己因為天一直和紡講話而吃味,和泉弟也因此和天鬥起嘴,就連樂自己都說了一句:「你別太過度保護了,七瀨畢竟是其他團的偶像,而且還有紡在。」而被天踩了好幾下。
他看著天。
「你是不是覺得,只要七瀨的病還沒根治,你就不能背叛七瀨?」
天一愣,黑暗的車中兩人的視線短暫碰觸。
「我猜的。之前工作去遊樂園,你明明玩得很開心,還拍了很多照片,龍說要傳給七瀨,你還生氣。」
「我沒生氣。」
「是因為七瀨玩不了,你也覺得自己不該玩吧。」
「你想太多了。這跟你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
天乾脆不說話了,靠在車窗邊不理樂,忽然樂的手伸過來,揉了揉他的頭髮。
「我和龍都比你大,真是太好了。」
天偏頭看去,樂的表情嚴肅,但眼神又像在笑,天看了一眼就別開臉。
「那你們要表現得像大人一點啊。」
「足夠讓你依靠了,笨蛋。」
天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說「真是羞恥的大人」,反而把圍巾從脖子圍到遮住整張臉,只露出眼睛。
「啊?會冷?」樂伸手調整暖氣。
「才不是,我要下車了。」
「你家還沒到,乖乖坐好。」樂拉下臉,暫時終止了剛才的話題。
只是每當紅燈時,假裝不經意地轉頭,天卻始終用圍巾嚴密遮著臉,完美掩飾了所有情緒,什麼也看不出來。
莫非從早上拍那組照片到現在過了這麼久,他還在害羞?


==試閱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